您现在的位置: 图书馆 >> 《书苑》 >> 2002年第4期 >> 真与爱 >> 正文
人类良知的代言人         
人类良知的代言人
副标题:
点击数:1204    更新时间:2006-6-29
【字体:缩小 放大
 

人类良知的代言人

                  - 老马       

 

——读影片《甘地》

我知道自己的智慧不够,故而需要在阅读中增进自己的智慧;我更知道自己的爱心不够,故而需要在阅读中陶冶自己的灵魂。

便在这样的心情中,我阅读影片《甘地》,聆听了一个和平的使者和仁爱的智者的故事。

在屈辱中,你选择怎样的生存方式;

在灾难中,你选择怎样的战胜方式;

在痛苦中,你选择怎样的超越方式?

我们选择仇恨,选择反抗,选择造反和暴动。

我们选择以血还血,以牙还牙!

记得我们的教科书曾经教导我们,“不抵抗主义”是荒唐的,它让我们像欣赏漫画一般的来解读这种反常的行为:别人打着你的左脸,你再把右脸伸过去让他来打。

甘地说,勿抗恶。教科书上则说,这是不抵抗,这是一种奴隶们自我麻痹。

而现在我知道了,甘地所进行的事业恰好就是一种抵抗---另类的抵抗:用爱来反抗仇恨,用人性来感召野蛮,用自己的牺牲来感化自己的敌人。因为仇恨只能激起更深的仇恨,恨来恨去,便没有终结。而爱,则能够最后战胜。人类只有通过非暴力来反抗暴力,通过爱来克服恐惧。

爱我们的兄弟,爱我们同胞,这不是太难。爱我们的敌人,爱那些正在攻击我们、迫害我们的人,这就太艰难了。这需要一种道德的力量,如果不是靠着一种强有力的内心的支撑,这怎么可以做到?

甘地说,在非暴力反抗中,手段和目的是同样正义和纯洁的。

可是,我们接受的却是另一种教育:只要目的正确,手段是可以不计较的。

在法国大革命中,我们就听到了这样声音。

在俄国革命闹得正欢时,我们也听到过这样的叫嚣:托洛茨基说过,列宁也说过。

在中国革命的语境中,我们的耳边也充斥了这样的呼喊。

于是,为了目的的崇高,人便可以使用卑鄙的方式,可以使用下作的手段。

我们使用恶的手段,为的是彻底地消灭恶。

人可以把敌人当成奴隶一般来使唤、来对待。而且那时,我们甚至相信了,对敌人必须要使唤牲口一样,像对待牛马一样的。因为,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人民的犯罪。

然而,当我们为这种不正当的手段辩护时,当我们在这种不正当的手段中麻木了时,我们便把正当的目的已经淡忘了。

于是,我们见了仇杀,也惯了仇杀;我们见了凶残,也惯了凶残,久而久之,习以为常,一个民族的心灵就变得硬化了起来,变得残忍了起来。

这种仇恨和凶残,终于在一场民族内部的“大革命”中达到了极致,它让一个民族都“变态”了,让一个民族的一代人都喝着“狼奶”而长大。

甘地说,不,不应该这样,手段的不纯洁性将会导致目的的不纯洁性。

甘地始终相信,世俗社会的理想不应该用暴力手段来实现。他提出的“非暴力抵抗”、“不合作运动”等政治主张并坚定不移、言行如一地实践这样的政治主张。

因为,人们一旦施暴,就很难(如一般善良的人事前所设想的)予暴力以限制,常常迅速地转变为滥用暴力,从而成为邪恶。而且,这种现象越是出于理想的目的,就发生得越迅疾、越惨烈。我们千万不要忘了,在人的本性中事实上始终存在着暴力以及做恶的倾向。因此我们在坚守美好理想的同时更须始终坚持非暴力、尤其是非邪恶的手段与方式,否则我们会把我们同我们的理想一道葬送。

圣雄甘地一生都在斗争,他从来没有放弃过反抗和斗争——以和平的方式出现的,正是在这样的反抗和斗争中,他的人格得以臻于他所渴望的神爱(或慈悲)境界;也达到了高贵的道德境界。

甘地领导了一场旨在通向印度独立的不合作运动——号召全国人民团结起来,以和平的方式达到自己的目的。他对英国人说,“你们应该离去,印度人民将拒绝合作——那是我们打算达到和平的非暴力的不合作,直到你们自己明白应该离去。”

但是,当印度独立运动风起云涌之际,当反抗的仇恨之火熊熊燃烧之际——他宣布,他放弃了。

因为他看到了一双双愤怒的眼睛,那眼睛里流露的是仇恨的眼神。别人从这样的眼神中,看到了胜利在望,他却从这样的眼神中看到更大的失败——他说,一个充满的仇恨的民族是没有资格独立的,一个骨子里充满奴性的人不可能成为真正的主人。

他对着愤怒的民众说:“朋友们,我决不赞成袭击或杀人。他们可囚禁我们,罚我们的款,可没收我们的财产,但无法夺走我们的自尊……”只有我们自己才可以夺走自己的自尊。

尼赫鲁告诉甘地:“整个国家都在行动了,即使我们要求,他们也不会停止。

那么,“我会要求并绝食以惩罚自己,他们停止时我才停止。只要还有游行和暴动,只要存在任何形式的侮辱,我就会再度绝食”,甘地说。

他用自己绝食来平息民众的愤怒,他将自己瘦弱的躯体摆在那大庭广众之中,用自我折磨的方式来唤起甘霖的普降,以此来熄灭人们心中的怒火。

他怀抱着一个美丽的梦想:在充满仇恨和歧视的困境中寻找爱与和平。尽管前路茫茫,希望黯淡,但是,他决不放弃。哪怕所有的人都失望了,哪怕明天世界就会毁灭,那我还得在今天播下希望的种子,种植希望之树。只有这样,希望才会属于我们。

人民又一次服从了他,也服从了良知与道德。

但是,甘地领导的人民决不停止反抗。印度决不停止自己在独立的道路上前进的步伐。

于是,在我们的面前,出现了这样一幕情景:面对着全副武装的警察和军队,一队队的平民手挽着手朝着目的地走去,一阵乱棍砸过来,第一排的人血流满面地、但却是安详地倒下去了,第二排人又接着朝前走去;第二排人倒下去了,第三排人再冲上前去;直到这只队伍全部倒下了,另一路队伍再跟上去,就这样平静地等着自己对手把自己击倒。没有愤怒、没有武力地反抗,前赴后继,决不放弃。直到对手彻底地溃败,直到取得了完全的胜利。

这使我相信了甘地所说的那句名言:非暴力并不是怯懦者的借口,而是勇敢者的最高德性。

甘地坚信,首先是爱,其次才是智,绝对的爱无条件地构成人性的必须的前提。

他用自己的生命唤起更多的生命来共同谱写一首昂扬着生命力的和平之歌,

他还告诉我们,只要非暴力尚未被承认为是一种生活的力量、一个神圣的信条而非一种策略,民主政府就还是一个遥远的梦。

真正的奴隶是在心灵里被奴役的奴隶。他说:在奴隶决定他不再做奴隶的一刻,他的镣铐就脱落了。他使自己自由并将其展示于人。自由和奴役是精神的状态。因此,第一件事就是对自己说:“我将不再接受一个奴隶的地位,不再服从与我的良心相违的命令。”至于主人可能鞭打你,试图迫使你为他服务,你将说:“不,我不再为你的钱或威胁而服务于你。”这可能意味着受苦,但你的坦然受苦将点亮自由的火炬,这一火炬不可能被扑灭。

终于,印度独立了,印度胜利了。但是这还不是真正的胜利。

因为人们心中的仇恨又被新的刺激给激活了:新的纷争又出现了——伊斯兰教和印度教的冲突爆发了。到处是纷乱,到处是血腥,到处是无知的暴民。

甘地又绝食了,这在他的一生中,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了,但这却是最后的一次了。已经七十多岁高龄的他,为了制止同胞的纷争,为了停止这因宗教冲突而引发的流血事件,他在多次呼唤无效后,便自己再一次绝食了。

“我不能眼见我的理想遭破坏”,这种纷争只要一天不停止,我就一天不进食,直至死去。时间就这样一天天过去,甘地就这样强硬地撑着。撑不住了,他便倒下去了,但是他仍然拒绝任何人给他输进食物。第六天、第七天、第八天又过去了,他的行为终于感动了人民,那些大学生、中学生,纷纷涌上了街头,他们高喊着“救救甘地”的口号,手挽着手,向着流淌着鲜血的地方走去,向着有武力冲突的地方走去。用爱,用良心,用正义的呼喊去制止兽性的争斗,去包扎一个民族的伤口。直到全部的冲突都停止了,甘地才恢复了进食,这时,已经是他绝食的第十一天了。

一位记者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他回答道:“我只想向印度教和回教徒证明,世上的魔鬼仅存在各人内心,一切战争应在这儿进行。”

“你是个什么样的战士?”记者接着问道。

“不太出色的战士,所以我如此容忍世上其他的恶棍”,甘地说。

中国一位伟大的诗人穆旦在那首叫做《甘地》的诗歌中写道:

把自己交给主,回到农村和土地,/饥饿的印度,无助的印度,是在那里包藏,/他把他们暴露出来,为了向他们求乞,/麻痹的印度,凡是他走过的地方,人民得到了起点,/甘地以自己铺路,印度有了旅程,再也不能安息。

  面临崩溃,固守着良知而不转移,/每个起点终止于暴力,只好从不要的胜利中折回,/甘地撕开欺骗,他承认失败是因为不肯放弃:/痛苦已经够了,屈辱已经够了,历史再不容错误,/他是指挥被压迫的心,向无形而普在的物质征服。

你淹没在浪潮里的巨石,一座古代的神龛,/是无信仰里的信仰,当你的膜拜者已被奴役,/无可辩护的声音,在无声之中,要为奴隶举起。/甘地为奴隶筑屋,迷路者因而看到了巨石,/印度失而复得,在甘地的坚定里,向现代发出了声音!

就这样一个充满着仁爱的圣者,尽管他是那样受到人民的拥戴,尽管他在人民中享有那样崇高的威望,但他还是被暗杀了。

但是我们没有绝望,因为我们相信,甘地已经走向了更多的人的心中。

这时我们听到了画外音,那是一个记者的现场采访:这个瘦小的人此刻正躺在自己灵柩里,神色平静,一如活着一样。一个平民,没有任何财富,没有任何财产,也没有任何官衔,他既不是军事首领,也不是地方首长,他既无科学成就,也无文学艺术成就值得夸耀。然而就是他领着印度人民走向了自由。他使得谦虚和真理变得强大,能够战胜强大的帝国。

诚如马歇尔所说,甘地是人类良心的代言人。爱因斯坦则说,后代子孙将无法相信,这个世界上曾经活生生地有个这样一个人。

就连他的对手丘吉尔先生也说,这是一个完人。

当那熊熊的烈焰烧化着甘地的遗体时,火光中,我们又一次听到了甘地声音:“我灰心时,便记起历代以来真理和爱永远胜利;暴君和杀人狂只获得短暂的威风,但最后他们总会衰落。仅记那一点,永远……”

甘地走了,但他还活着;甘地倒下了,但他还站立着,像一尊永恒的雕像,站立在我们心中。

另一位中国诗人写道:

也许甘地并不是神,/他只是爱心超卓;/也许甘地并不成圣,/他只是醇然一无造作;/也许甘地只是一个平常人,/为他的死,我们更要痛哭。

他一再情愿饿死,来解脱兄弟们的仇隙;/他情愿丧失自己,/不叫无辜的人流血。/让我们记得他临终的教诲:/“请宽恕怜悯凡人的愚昧!”(陈家梦《敬悼甘地》)

他像阳光,像春风:那光逼射在我们的心灵的空间,那风每天都来吹拂我们,摇曳着我们的心灵之树。

就在这个夜晚,我读着《甘地》,接受了一次灵魂的洗礼。

 

文章录入:kaijia    责任编辑:kaijia 
  • 上一篇文章: 体验爱 体验幸福

  • 下一篇文章: 让高墙倒下吧——访问德蕾莎修女的感想

  • 【字体:
    没有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