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图书馆 >> 《书苑》 >> 2002年第4期 >> 索解与思考 >> 正文
读书的幸福         
读书的幸福
副标题:
点击数:1034    更新时间:2006-6-29
【字体:缩小 放大
 

读书的幸福

          - 东莞中学(高一)  张庆威       

十二岁的顾城就已经说:“我到达五十岁/读过整个世界/我知道你们的一切——夜和刚刚亮起的灯光。”这个童话王国里的王子,以诗句为载体,用特有的唯灵思维构造着自己的浪漫的城堡。所以顾城是幸福的,而我,也向往着梦幻的精神家园。于是,手执起一本本书作为砖瓦,小心翼翼地堆砌着属于我自己的精神小屋。

从《圣经》开始,这部人类最伟大的书,汉语的世界里诞生不了这样纯粹的文字;汉语也结晶不出这样纯粹的精神之盐,在我刚刚开始用自己的眼睛打量世界时,我就聆听到她对我告诫:

“但命令的总归就是爱,这爱是从清洁的心,和无亏的良心,无伪的信心生出来的。”

——(《圣经》提摩太前书)

这让我感到,在这个社会,人与人之间产生一种爱的关系是十分重要的。因为我们文化中的很大一部分并没有给予你这种东西。而人生最重要的是学会如何施爱于人,并去接受爱,爱其实是惟一的理性行为。莫里说:“相爱,或者死亡。”是的,没有了爱,我们便成了折断翅膀的小鸟。

在另一个国度里,我聆听到卢梭用“忏悔录“来表现自己暴露灵魂的决心。他面对全世界的审判者,勇敢地宣布:“这就是我所做过的,我所想过的,我就是这样一个人。我以同样的坦率写出了善恶,我既没有隐瞒任何恶行,也没有添加任何义举。我把你们看不到的我的内心世界暴露出来了,上帝啊,把我众多同类召到周围来吧,让他们听听我的忏悔,让他们为我的丑恶叹息把!”——这么多令人震撼的忏悔!这位伟大灵魂的拥有者,为耻辱而羞愧,为可耻而忏悔,其实在警醒着我们。揪出自己的良心来看看吧!我们都在自欺,我们都在欺人,我们任由口号、教义这些意识形态泛滥于我们的生活中。可怜我们每天都生活在谎言之中,所谓的“真话”之中。在这尴尬的时代,我们能发出这样的一种声音吗?看看吧,看看丑恶的自己,原来是个精神枯萎的哑巴,惨不忍睹,惨不忍闻……

我仿佛又听到了,站在那片充满暴力与战争土地上的呼号,那是甘地的声音:“人类只能通过非暴力来摆脱暴力,通过爱来克服恨。”“非暴力是世界上最伟大最积极的力量。一个非暴力反抗者不可能是消极的……一个在其生活中表现了非暴力的人是在使用一种优于所有野蛮的力量的力量。”他指着暴力主义者的鼻子训斥道:“由剑得到的亦将因剑而失去!”

甘地的先知令我由衷地信仰非暴力,信仰和平。我想,在无垠的星空下,如果大地上每个人都能醒觉到,点亮心灯,同样发出这样的呼唤,那么这片苦难的大地的东方将会出现和平文明的曙光。

很多时候,会想起自己读过的书。每一本书是一个世界,每一个世界跳跃着一个灵魂。阅读的时候,我可以体会到不同时空的连接和无限时空的延伸,那是永恒的境界。与永恒对话,我可以获得自己永远不能获得的生命体验,那些思想的火焰,灼滚了我的心。我甚至强烈地渴望那些灵魂为生命的终极意义苦苦追求背后的那种痛苦,于是我捧起一本由一本的书,让里面的思想铭刻于我的头颅,让我以仰望的方式向所有思考着、煎熬着的灵魂传递我最深的崇敬,那是跪拜着的憧憬。

这样,我幸福之至。

【与作者对话】

听说,高三有同学在读了这样文章后说,有一种想哭的感觉。

我在一个字、一个字地敲打着这些文字时,心里就想着:读这样的文字,真是让人想要哭泣的。

我努力让自己进入一种宁静,因为我需要默默承受这样的文字带给我的震动或启示。

不记得哪个时代的一位哲人说过,我的痛苦还没有完成,它还需要我。

前辈哲人们的光芒就在我们的头顶照耀着,仿佛告诉我们,他们需要那种在他们之后能够继续他的痛苦的人。

于是,我们就从阅读中,承继前人的思考,延续前人的痛苦。

我们便有了双重的痛苦:前人的痛苦——他们没有完成的那一份;我们自己的痛苦——我们也得用自己的生命去完成它。

然后我们又用“写作”把它们表达出来。

我们的生命被“过去”的阅读所点燃,那样的灯光来自过去却又始终明亮在我们的眼前;我们又用写作去点燃我们的周围,点燃“未来”。

这是把自己诉诸于一种绝对的、永恒的、至高无上的审判之中的阅读和写作;

这是一种把自己保持在神秘而圣洁的光辉之中的阅读和写作。

我不知道还有什么活动能比这更贴近生命的本质,更接近人生的永恒的意义!

我们就从这样的阅读和写作出发,走向心灵的深邃,走向历史的久远,走向世界的辽阔!

老马

(摘自“灵地的守望”网站)

文章录入:kaijia    责任编辑:kaijia 
  • 上一篇文章: 谈升学与选课

  • 下一篇文章: 孩子之死

  • 【字体:
    没有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