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图书馆 >> 《书苑》 >> 2004年第3期 >> 科学的美好 >> 正文
科学与民主         
科学与民主
副标题:
点击数:952    更新时间:2006-3-1
【字体:缩小 放大
 

科学与民主

  顾准 

一、唯有立足于科学精神之上的民主才是一种牢靠的民主

    民主的解释可以是多种多样的。有人把民主解释为“说服的方法”而不是强迫
的方法。这就是说,说服者所持的见解永远是争取的,问题在于别人不理解它的正
确性。贯彻这种正确的见解的方法,有强迫与说服之分;其中,说服的方法,就是
民主的方法。那么说服者的见解怎么能够永远是正确呢? 因为他采取“集中起来”
的办法,集中了群众的正确的意见。怎么样“集中起来”的呢?没有解释。

    有人把民主解释为下级深入地无拘束地讨论上级的决定,并且指出这是动员群
众积极性,加强群众主人翁感觉的方法。这个定义,同时强调少数服从多数,以及
不准有反对派存在。这种对于民主的解释,和上面那种解释方法,一样以民主集中
制为最高原则。实际上,两者都是权威主义,而不是民主主义。

    号称为反对权威主义的民主主义者,通常主张,政治上必须保留反对派,实行
两党制,但是两党制的实际情况也造成了那些民主主义者的幻灭。因为两党制只允
许你二者择一,好像结婚,候选对像只有两个。你不要这个,只好要那个。如果两
个都不喜欢,只好打光棍—放弃公民权。何况这两个党,往往是换汤不换药,随你
选哪个,唱的还是那出戏。于是,这种民主,不过是粉饰门面,不过是欺骗。何况,
芸芸众生喜欢一种有秩序的生活,一个强有力的权威的存在,足以保障这种秩序。
据说,苏联人怀念斯大林,就是出于这种感情。

    再说,所以主张把民主放在科学前面,是因为唯有民主才能发展科学研究,才
不致扼杀科学。但是仅仅着眼于这一方面的话,前面两种民主,亦即民主集中制,
至少能够部分地做到这一点。比如说,我们的原子弹和卫星上天,分明是在民主集
中制下搞出来的。苏联的军事科学,不对,是武器科学,还有许多其他各门科学,
50年来发展得也很好。如果说,科学研究在这种制度下多少受到阻碍的话,那是人
文科学和哲学。国为这个领域,正是权威保留独占的判断权的领域。但是,权威,
为了“集中起来”有可集中的意见的源泉,有时候也可以开门,不过门总不是敞开
的,充其量也不过是半开门而已。

    我不赞成半开门,我主张完全的民主。因为科学精神要求这种民主。

    我所说的科学精神,不是指哪一门具体的科学上的成就,而是:(1) 承认人对
于自然、人类、社会的认识永无止境。(2) 每一个时代的人,都在人类知识的宝库
中添加一点东西。(3) 这些知识,没有尊卑贵贱之分。研究化粪池的人和研究国际
关系、军事战略的人具有同等的价值,具有同样的崇高性,清洁工人和科学家、将
军也一样。(4) 每一门知识的每一个进步,都是由小而大,由片面到全面的过程。
前一时期的不完备的知识A,被后一时期较完备的知识B所代替,第三个时期的更完
备的知识, 可以是从A的根子发展起来的。所以正确与错误的区分,永远不过是相
对的。(5) 每一门类的知识技术,在每一个时代都有一种统治的权威性的学说或工
艺制度;但大家必须无条件地承认,唯有违反或超过这种权威的探索和研究,才能
保证继续进步。所以,权威是不可以没有的,权威主义则必须打倒。这一点,在哪
一个领域都不例外。

    说穿了,这些不过是学术自由、思想自由的老生常谈而已。但是,学术自由和
思想自由是民主的基础,而不是依赖于民主才能存在的东西。因为,说到底,民主
不过是方法,根本的前提是进步。唯有看到权威主义会扼杀进步,权威主义是和科
学精神水火不相容的,民主才是必须采用的方法。

    也许可以反驳,这么说,还可以归结为民主是科学的前提。这种反驳当然还是
有力量的,因为上面的论证,看起来是一种循环论证,你把民主当作前提也可以,
把所谓科学精神当作前提也可以。不过我想,把民主当作前提,不免有一种危险:
人家可以把民主集中制说成民主,也可以恩赐给你一些“民主”,却保留权威主义
的实质。 相反, 把科学精神当作前提,就可以把“集中起来”的神话打破。你说
“集中起来”这个集中,分明带有(1)集中、(2)归纳这两个因素。你主张你“集中
起来”的是群众中正确的意见,你就是主张你归纳所得的结论是100%正确的。可是
你的归纳,决不比别人的归纳更具有神圣的性质,你能保证你没有归纳错了?何况,
这种归纳,实际上往往不过是“真主意、假商量”而已。这么看来,唯有科学精神
才足以保证人类的进步,也唯有科学精神才足以打破权威主义和权威主义下面的恩
赐的民主。

    二、哲学上的多元主义

    其实,所谓科学精神,不过是哲学上的多元主义的另一种说法而已。

    哲学上的多元主义,就是否认绝对真理的存在,否认有什么事物第一原因和宇
宙、人类的什么终极目的。世界就是这么个世界,这个世界的主人是人类。不设想
人类作为主人,这个世界就无须认识。人类认识世界,就是为了改进人类的处境。
人类从什么状况进到现在这样的境界,正在由多门科学加以研究,这也是人类不断
在扩大认识的领域之一。但是,说人类是万物之灵,说人是由上帝创造出来的,说
人类的终极目的是建立一个地上的天国等等,那都是早期人类的认识,已经由现在
更进步的认识所代替了。现在,人们所认识的是:人,通过世世代代的努力,一点
一滴的积累,他的处境改善了,还要改善下去,改善的程度,是没有止境的——因
为历史上许多伟大人物曾经设想过人类改善的目标,确实有许多已被超过了 (举一
个小小的例子,恩格斯把有暖气设备的房子,看做社会主义的目标,这分明已被超
过了) 。所以,一切第一原因、终极目的设想,都应该排除掉。而第一原因和终极
目的,则恰好是哲学上一元主义和政治上的权威主义的根据。

    代替的应是哲学上的多元主义。事实上,所有的唯心主义、唯物主义、唯理主
义、经验主义,所有一切宗教,所有一切人类思想,都曾经标志着人类或一部分人
类所曾处过的阶段,都对人类进到目前的状况作出过积极的贡献。最有害的思想也
推动过思想斗争,而没有思想斗争,分明就没有进步。

    也许主张人类进步也是一种哲学上的一元主义。列宁反对相对主义就是这样论
证的:相对成了主义,就是一种绝对化的主张。当然不能禁止这种反驳。不过,主
张人类进步,主张人类进步而主张科学精神和多元主义,总和主张什么终极目的而
坚持一元主义—权威主义是不一样的。如果你说我也是一元主义,那也不妨承认,
我的一元主义是多元主义的一元主义。

    哲学上的多元主义,要贯彻到一切科学研究和价值判断中去。这是打破孔子的
尊卑贵贱的伦常礼教的最有力的武器。唯有如此,国家元首才真正不过是一种服务,
是公仆,而不是皇帝。哲学上的多元主义,贯彻到政治上也是多元主义。那就是,
可以有各种政治主张的存在,有政治批评——来自各种立场的政治批评。这当然不
是说,没有当时大家承认的一种政治制度,例如我们的社会主义制度。不过这种制
度无论何时(哪怕比现在完善得多)也不是绝对完善到无可再改善的。要改善,就要
有批评。所以它也是多元主义的。

    至于政府的形式,看起来不能做到大家当家作主,那是没有关系的。因为人类
社会发展到现在,高度分工势不可免——消灭分工,100多年的历史证明那是空想。
会有“政治家”,他和工程师和清洁工人一样是一种服务,而不是什么“时代的智
慧、荣誉和良心”,更不是皇帝。

    而且,在经济高度发展的状况下,职务的差别,表现在收入和特权上的差别将
愈来愈小。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正在这样进展(你听起来似乎是神话,然而这是事实)。
那里的经济学,确实还有毛泽东思想的反响——他们在研讨一种有别于家裔的不平
等(公爵时代,资本家的遗产,都造成家裔上的不平等)的功勋的不平等如何缩小的
问题。不过,这里还适用马克思的命题,需要物质上的极大丰富才行。

    事实上,私有财产权在全世界的知识界都是遭到鄙弃的。不幸,保存私有财产
权的西方,工人生活得比苏联要好些。所以,十月革命在全世界的回响十分震动人
心,而1945年以后,连陶里亚蒂也宁愿走结构改革的道路了。陶里亚蒂是对的。如
果他选择捷克斯洛伐克的道路,意大利的工人会埋怨他的。不过,在西方,私有财
产权的地位现在也并不稳固,至少它在日益削弱。

摘自“读书http://www.dushu.net/wen/guzhun/lixjingy.html

文章录入:tsg    责任编辑:tsg 
  • 上一篇文章: 科学精神与东西文化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字体:
    没有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