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图书馆 >> 《书苑》 >> 2005年第1期 >> 保护母语 >> 正文
寻找当代汉语“污染源”         
寻找当代汉语“污染源”
副标题:
点击数:1070    更新时间:2006-2-20
【字体:缩小 放大
 

       寻找当代汉语“污染源”

          洪治纲
   在“全球化”的历史语境笼罩之下,在“后殖民”的文化思潮侵袭之中,我们固有的汉语传统正在面临着种种怵目惊心的变化,这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面对这一事实,不少人文学者开始了认真的反思,甚至掀起了一场“汉语保卫战”。保卫者疾呼,捍卫母语的纯洁就是捍卫自身文化的纯洁。回眸世界上的四大古老文明,而今只剩下华夏文明尚在全球独放光彩,作为这种文化的继承者,我们守土有责。激进者扬言,任何文化都是以开放的姿态向前发展,我们的母语同样也需要不断地除旧布新,以适应现代文明的发展步伐,变则通,不变则僵。

  这个看似两难的问题,其实并非是“变与不变”的简单对立。事实上,我们的母语从最初的甲骨文一直发展到今天的白话文,无时无刻不处于变革之中。但是,这些变革并没有颠覆我们固有的精神思维,也没有阻断我们传统文化的自然沿续,而是丰富和发展了我们的文化传统,并使之卓立于世界文化之林而不败。而我们当下的汉语变化,尤其是那些掺和了各种洋泾浜式的杂交语言,似乎已溢出了那种“适应现代化要求”的正常变革范围,因为我们从中所感受到的,已经不是对某个词语的合理借用和创造,而是对汉语语法的随意践踏和颠覆;不是对自身文化的自觉尊重,而是对异域文化的盲目崇拜;不是科学化的求新思维,而是猎奇式的求异心态。

  惟因如此,我个人以为,“保卫汉语”是一次颇有意义的文化行动。它的背后,其实包含了我们对自身传统文化的自觉维护,包含了我们对西方霸权话语进行后殖民文化渗透的抵制和消解,也意味着我们对种种盲动的“拿来主义”开始了有效的梳理。当然,在进行有效梳理之前,我们有必要细致地审视一下汉语之所以出现种种“过度变异”的根源和途径———为了表述的便捷,我们姑且称之为“污染源”吧。


污染源之一:网络交流

  互联网的横空出世,一举解决了“全球一体化”的时空束缚,使人类真正地步入了信息时代。然而,在全球信息相互交缠的网络之中,尤其是在英语国家从软件到硬件的技术控制之下,我们的汉语几乎是不可避免地受到冲击。应该说,这种通过技术霸权来达到文化霸权的手段并不奇怪。奇怪的是,我们的网民们却非常自觉地屈从于这种霸权思维,甚至让自己的母语产生了一种游离于汉语规范之外的“网络语言”,诸如“SOHO族”、“FLASH”、“伊妹儿”、“板砖”、“斑主”、“E网情深”、“偶们最近在米国一个站点发现一位很有意思的PPJJ”……这些语言,时而是数字与英文的杂交,时而是标点与数字的苟合,时而又是中文与洋文的拥抱,组织在一起的意思,对于那些习惯于汉语表达的人来说,永远只有一个,那就是———天晓得!

  如果仅仅是一种网络交流的符号,这些“网络语言”并不值得我们去过分警惕。但是,如今它们已不断地渗透到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成为不少“新新人类”的交际语言,甚至大量地进入一些时尚化的传媒载体中,正日益取代我们惯常的交流语言,改变着我们既定的母语思维,而我们的人文教育对此却很不介意,十分冷漠,致使此风愈演愈烈。

污染源之二:广告宣传

  无处不在的广告正在左右着我们的生活,甚至潜移默化地控制着我们对生活方式的选择。无论你显得怎样“熟视无睹”,蓦然回首之际,你都已无法回避那些光怪陆离的广告图像以及图像背后更为光怪陆离的文字。譬如,电视上说:“你们人类真幸福,有士力架可以迅速满足饥饿,而且到处都买得到。”我不知道这个“士力架”是何物,但我想任何人都不愿“满足饥饿”!又如公交车上写着:“一条龙服务让你安枕无忧”,我们只知道“高枕无忧”,却无法理解“安枕”何以解忧。街头的凉亭上挂着:“质量来自实实在在”,这是一家装修公司的广告语,我不明白他们的装修是实实在在好,价格是实实在在优惠,还是技术实实在在低劣,态度实实在在粗暴?更有甚者,在一家婚妙摄影商店的门前悬着这样一条横幅:“5·1巨献档次百分百价钱2分1”,我是中文系毕业的,但实话实说,我不知道这句广告究竟告诉我什么……随意地蹂躏汉语的语法规范,篡改我们的成语,颠覆我们的语言思维,并且千百遍地通过各种公共载体,不断地让人们游离于汉语的习惯之外,这种近乎荒唐的广告宣传,无疑正在伤害着我们的母语。

污染源之三:商业促销

  伴随着广告而来的,还有各种十分拙劣的商业促销行为。它们常常毫无顾忌地通过各种欧式语言,在商品的品牌、款式和功能上,不断制约着我们的生活,使我们的吃、穿、用,都渐渐地拥裹在一种异域文化的氛围中,母语仅仅成为一种空洞的符号。譬如,它们争相邀宠“肯德基”、“麦当劳”、“星巴克”、“哈根达斯”、“卡布其诺”;极力让“BOSS”、“保罗”、“ELLE”、“阿迪达斯”、“PLAYBOY”在顾客身上夸张地闪现;执着地将“松下”、“索尼”、“东芝”、“LG”、“摩托罗拉”、“微软”推销到每一个家庭……可是,当我们心安理得地接受了这些商品之后,却发现在这些“充满了时代气息”的产品标识背后,却无法找到母语对应的所指含义,更无法理解这些品牌背后理应包含的文化意蕴。我们失去了对产品应有的精神性怀想,只是生活在一个个空洞的物质符号之中,不需要诗意的思维,只需要简单的盲从。

污染源之四:大众传媒

  我的父亲是一位小学教师,日常生活中离不开报纸和电视。这是他渴望了解世界的重要方式。但是,有一天,他终于忍不住地问我:现在的报纸为何每一份都有英文的谐音词夹杂其中?以前可不是这样啊!老人家的一句话提醒了我,我便随意翻翻,果真如此。譬如,一辆巴士起火了,一辆的士撞坏了,一家士多店遭窃了……公交车、出租车、便利店,我们母语中并不缺乏表义清晰的相关词语,可是,供普通百姓了解社会信息的报纸,为什么要像拼图游戏一样刻意地插进一些音译词?是为了吸人眼球还是为了追踪时尚?是为了展示自身的“开放胸襟”?还是为了彰显自己的“独异思维”?电视更不例外,尤其是那些娱乐性的节目中,各种所谓的“语言秀”,每每以低俗的取乐方式,肆无忌弹地破坏汉语习惯,似乎“不习惯”的语言表达才是那些主持人的思维习惯。

污染源之五:流行文化

  作为时尚生活的一种怪胎,流行文化从来都以吸引大众消费为目标。著名学者海蒂兹就认为:“流行文化就是那类普遍可得的人工制品:电影、录音录像带、CD或VCD、时装、电视节目、沟通和交流的模式等。”但是,从我们当下的流行文化现状来看,似乎本土的文化人无法创造自己的流行文化,目之所及的流行文化几乎都是舶来品———韩剧、日本动画、欧美服装以及说些半生不熟的普通话的港台明星。这种特殊的文化现象,也决定了我们的母语将不可避免地被蹂躏。于是,压缩式录音歌曲叫“MP3”,小电影叫“DV电影”,欣赏韩国叫“哈韩”,喜欢日本叫“哈日”……我们有幸培养了几个自己的文化明星,结果还出现了“赵薇穿日本军旗服”、“伏明霞穿粗口裤”之类让人瞠目结舌的文化事件。在这种充满了异域文化特征的流行文化面前,汉语原本就失去了其精神之根,被异化的命运可想而知。

污染源之六:外文译介

  毋庸置疑,恰当地译介一些外来词,可以补充和丰富汉语的词库,譬如“基因”、“克隆”、“可乐”等等。但是,由于受到各种体制、个人修养以及物质利益的影响,如今的外文译介尤其是学术著作的译介,离“信、达、雅”越来越远。遇到一些重要的概念,随意破坏汉语构词法则和语义系统的“硬译”、“漏译”、“编译”,更是比比皆是。有学者作过统计,仅一册《杰克·韦尔奇自传》中便共有1800多处错误,而它的销量却达60万册。如果这些错误仅仅是误解了原著的意思,那也罢了,对汉语本身并没有伤害。但是,在更多的学术著作中,随意地造词、造句却成了家常便饭。如德里达的《书写与差异》中,北京三联版的译文就出现了诸如“意谓”、“存有论”、“元在者”、“元力主义”、“在者性”、“哲学素”、“语义素”……等等生造的汉语词汇。试想,当这种经典性的著作被广泛引用之后,大量不知所指的概念被奉为玄奥的思想标识,其结果,自然是汉语被轻易地扭曲和改写,并日益失去其思想表述和逻辑演绎的功能。

污染源之七:文学创作

  台湾作家白先勇在总结现代汉语的命运时说:“百年中文,内忧外患。”其外患之一,便是受西方语言的冲击,汉语被严重地欧化,成为我们“追逐现代化”过程中不断遭到修葺的对象。这种情形,在我们的文学创作中表现尤盛。历经开放思潮的影响,目前的很多青年作家都曾大量吸收过西方经典作品的营养,但也受译介的干扰,不自觉地接受了欧化的语言腔调,致使不少作品洋腔洋调,很多作家几乎都走在这样一条介乎被“欧化”的汉语与被汉语化的带翻译腔的“西文”之间的“中间道路”上,真正能灵活地使用本土语言甚至方言写作的作家并不多见。至于那些报刊专栏作家,更是随意地玩弄语言快感———让汉语与英文频频杂交。对此,作家余华就说,他现在越来越不信任一般的译著,而只信任为数不多的几个翻译家之作,因为读多了那种欧化的译作,会使自己丧失对母语表达的敏感。遗憾的是,这类清醒的作家并不多见。

  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因为语言的本质,绝非只是一种交流工具,它还是一种思维和生活的方式,是一个民族文化沿续的重要载体。在西方霸权文化的多方位笼罩之下,汉语所受到的伤害已历历在目,其“污染源”也不只是我所历数的上述几种,而它们对华夏民族文化的影响,更是难以预料。

金羊网 2004-12-04 http://www.ycwb.com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保护母语:世界需要“语态平衡”

  • 下一篇文章: 拯救方言

  • 【字体:
  • 保护母语:世界需… [1674]

  • 我们要用汉语发出… [1001]